阿黛 的日记   (nothing yet)


阿黛
Vivo en españa

我剛剛花了兩個多小時寫的日記不小心刪掉了,代表著我又要花更多時間重複想一遍那些令我難過的事以及我犯下的錯誤。

Chris今早離開了,我很難過,我很想念他。下午時我坐在我們一起跳舞過的沙灘上寫日記,我聽著一聲又一聲的浪聲,每一個浪花都撞擊著我的心臟,讓我感到『想念』真的是一件折磨人又很心痛的事。其實我們真正相處的時間一個多禮拜,但短短的時間裡發生了太多事了,不只是和Chris,還有和Pete。

星期日,在我們做愛完的隔天,我一直躲在房間裡,Chris也很安靜,不像平常一樣大聲地在屋內播放音樂或把電視轉的很大聲。他像是犯錯的小孩,不敢主動跟我講話,怕我不理他或假裝我們之間甚麼事都沒發生。後來到了晚上六七點多,當我想好該如何面對Chris後,我走出房門上廁所,在經過廚房時順道像平常一樣自然的像他打了聲招呼。我能感覺到他的快樂,因為他去洗澡時又開始播起音樂並跟著哼唱。他喝了點酒,出門上騷莎課前還興奮的親了我一下。三個小時後,他傳訊息問我,要不要一起到海邊散步;我問他是不是又醉了,需要我去接他嗎?但其實我心裡很清楚,Chris再醉也能一個人慢慢走回宿舍,我只是給我自己和他一個外出見面約會的理由。

凌晨一點,我先到達海灘,Chris說他馬上到。一看到他我就知道這傢伙又醉了,他每次醉酒話就開始變多、精神也變得亢奮。這時的我對他其實沒什麼愛情的感覺,只是有點鄙視這個這麼容易醉酒的男人;所以當他摟著我,我們跟著他口袋裡手機播放的法文歌擺動跳舞時,我的身體僵硬並覺得有點尷尬,但氣氛實在太好了──黑夜、星空、昏黃的燈光、無人的沙灘、浪聲、法文歌、稍涼的風、男性的香水味、一個身高188cm的健壯男人──接著他說:「今天早上醒來時,我感覺這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我不清楚聽德國男人說著浪漫的情話是一件簡單或困難的事,我只知道這句話使我淪陷,並產生了罪惡感,讓我想好好補償他。接著我們接吻。

我們散步回宿舍,凌晨一點多的巷弄很安靜,Chris有時牽著我的手,有時跑到我面前開始跳舞逗我發笑。我們來到一個巷弄轉角,看到一家商店的牆面上有一點一點的炫爛光點,我們感嘆欣賞著這美麗的景象並試圖找出光源所在──原來對面是一家具異國風情的家飾店,隔著玻璃櫥窗往內看,裡面有一盞中東風格裝飾精巧的燈具。我拉著Chris,我們站在光點中,我主動地親吻他,我不確定他清醒後會不會記得這個吻,但我永遠記得我和一個男人,我們站在深夜的街道旁擁吻,像電影一般四周被絢爛的光點圍繞。

後來我們回到宿舍,剛進一樓大門他就迫不及待的吻我,並將手伸進我的裙子內,我馬上夾緊雙腿制止他,說我沒穿內褲(因為我想說晚上天黑黑沒什麼人,加上我又穿長裙,就有點懶得再穿內褲了)他說沒關係這樣比較方便,我們又激烈又悄悄的吻了一會兒(因為一樓還有住其他房客),便上了二樓,一打開門進入室內他又開始又摸又親,我只好一直跟他說:「噓!噓!小聲點,Pete在睡覺。」我還要他先去洗澡並騙他我會去他房間等他,但事實上我正兩難著自己到底要不要繼續和他有床上的關係,因為我怕自己越陷越深。當我想脫掉外衣並換上居家服時,我發現我裙子的拉鍊卡住了,脫不下來,於是我向他求助,他一邊咬著牙刷,一邊單腳跪在我身前幫我處理卡住的拉鍊,這時的他非常迷人,尤其當他還一邊無奈的說著:「妳怎麼常常發生這些事,真的是一個trouble maker~」後來當他猴急的洗完澡並開始像貓一樣撓我的房門時,我才又忍不住到他的房間,讓他高潮幾次後洗掉他在我屁股上射出來的東西,並溜回房間睡覺。這幾天以來,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從跟他說「我要回我房間睡,不然我明早起床後可能會覺得後悔」變成「我可不可以留在你的房間睡覺?」從此可見,要我愛上一個人,是一件很迅速又很簡單的事,所以我才會一直避免愛上一個人,因為我知道這種癮很難戒,且會讓我心痛。所以我害怕陷入愛情。

星期一,錯誤的事發生在這一天。這一天我和Pete之間變的不單純,且我還醉到告訴Chris這件事。這天下午,我想去書局買字典,Pete說要不一起去,因為他正好想去買書來看,而且他可能是察覺到我和Chris之間有事發生,想聽聽我們之間的故事。他幫我選了字典並買好他的書後,他帶我去一間他喜歡的bar,Pete陪我練習了一會兒西文,但在幾杯啤酒下肚後,我開始跟Pete說我和Chris的事,還有包括我的愛情觀和對一些事的想法等等。或許是他也有共鳴,或許是突然發現其實我不像他第一印象中是個害羞又無趣的亞洲女孩;漸漸的,他看我的眼光開始變了,他開始和我調情,開始用眼神跟我放電,開始跟我分享他的感情狀態和性經歷(還跟我說他有三個年紀跟我差不多的小孩)。我從沒想過Pete和我之間會有什麼情感上的糾葛,畢竟我們太不一樣了──他只比我爸小兩三歲、他熱愛社交生活、聰明風趣.......我們唯二的共通點大概就是害怕愛情以及都有點SM傾向吧!當我們的越聊越起勁,兩人的臉越靠越近時,我才發現Pete有一雙漂亮的藍眼睛,笑起來時眼角堆起的皺紋看起來很性感,尤其是當他對我眨眼時更令人不禁呼吸一滯;這時我才知道為甚麼Pete這麼受各年齡層女性的歡迎(尤其是年輕妹子),她們有些不只當他的炮友,而且還愛上他。沒吃東西的我們很快就醉了,然後又去了之前Chris帶我去語言交換活動的那間bar續攤,接著又去一家有名的餐廳點了點菜,這時我已醉到靠著餐廳的牆一口接著一口吃著美味的牛肉;並感覺服務生和周圍的客人時不時的瞄向我。

最後我們到了一家專門抽煙的店(我不知道這種店是否有專有名詞),總之裡面販賣著像印度或中東國家有錢人常抽的那種又大又粗的菸斗或是大煙壺。服務生給我們端上芒果口味的煙壺(約50公分高),壺上連接一根細細的管子,我們透過煙管吸取煙壺裡頭芒果口味的煙。我是覺得味道還好,我比較希望有醉或dizzy的感覺,但這種煙的口味和感覺並不怎麼讓我著迷(而且店裡的音樂很沒氣氛),我有一口沒一口的吸著,但Pete顯然很喜歡,他抽的很歡,且越來越亢奮。這家店裡並沒有很多人,只有坐的離我們遠遠的另一桌客人。我們懶懶地躺在沙發裡,我很放鬆的把腳跨在一旁的矮凳上;可能是我們坐的太低,離煙壺太遠,所以煙管常常被我們不小心扯下來。Pete開始性致當頭,所幸拔下約50公分長半徑3公分粗的煙管,開始抽我的大腿和屁股,我瞄了一下不遠處服務生,發現他並沒有在看我們(或假裝沒看到),於是搶走Pete手中的煙管,換我抽上他的大腿,他唉唷的叫了一聲,但要我繼續抽他。我們越玩越起勁,他甚至要我拿煙管大力的揮打他的生殖器,後來還演變成要我把手伸進他的褲子裡撫摸蹂躪他的肉棒,我也照做了。Pete要我答應他,星期六Chris走後我們要來大玩特玩SM遊戲,我糊裡糊塗地跟他擊掌成交。後來我又笨拙的不小心把整個煙壺都弄倒了,服務生看起來很生氣,所以我們趕緊留下一筆小費灰溜溜的跑走了。

我們繞遠路走回宿舍,經過海邊和公園,Pete把我壓在一旁欄杆上並貼在我身後,我看著底下的海水,聽著下方傳來的波浪聲,感受到Pete將他的手指伸進我的褲子裡。這時還不到深夜,所以還是有行人走來走去或經過我們,Pete很喜歡這種刺激感,但我越來越清醒。不像Chris,Pete帶給我的感覺是很有侵略性,讓我感到恐懼的,所以當他帶我在公園裡想找一個草叢幹我時,我說人太多了並把他拉到明亮處,然後我們回到宿舍。一進大門他像Chris一樣迫不及待的把我壓在牆上,但他不親我,而是扯我的頭髮掐我的脖子;後來在上二樓前,他又對我眨眨眼,要我記得我們星期六的約定。他開了門,若無其事地和Chris打招呼,Chris說:「你們不是去書店而已嗎?怎麼到現在12點多才回來。」Pete才說我們去bar喝酒還去餐廳和煙店,不小心喝太多了所以兩人都有點醉,接著說他要去睡覺了,所以客廳剩下我和Chris。我抱住沙發上的Chris,Chris像對待晚歸小女孩一般用寵溺的語氣跟我說話,這時我的愧疚感湧上來,又夾雜了一點我想讓Chris感到吃醋的不知名情緒,於是我開始跟他道歉說剛剛Pete把他的手指放到我的菊花裡等等(我忘了我說了多少,也不清楚Chris覺得我只是在說說醉話或是有當真),我只知道Chris說沒關係,但從這一刻起,我覺得他不會像昨天那樣愛我了,一兩天後我發現,他甚至不再跟我舌吻。這天晚上,我還是和Chris發生關係了,我並沒有享受到甚麼,我只知道讓他幹我或許能讓我的罪惡感減輕一點,這是我向他道歉的方式。

星期二晚上八點,Chris和Pete要我不要再偷懶了,於是我被逼著跟他們去上跳舞課。本來以為是騷莎,結果教的是一種我沒聽過的舞叫bachada。這舞沒想像中的難,我玩得很開心,輪流和教室裡其他男學員跳舞,輪到和Pete跳時,他很有耐心的教我,一邊對著我放電,跳舞的他真的很性感。Chris的舞技更高超,畢竟他幾乎每天都去上跳舞課,而且很樂在其中,每當他隨著音樂和節奏擺動時,我心動於他熱愛一件事物時的專注神情。課程結束後他們又留下來教我跳舞,我覺得我是整個教室最幸運的女孩,有兩個舞跳的最好的男人輪流陪我練習。

後來口渴的我們跑到一家bar喝酒,然後我又醉了,顯然他們兩個也有點醉了,我聽著他們談論我,聽著他們說其實我是一個有趣又聰明的女孩,但是太缺乏自信了。Pete說:「第一天看到你時,我心裡的想法就是,這個女孩很害羞,不喜歡party,我們不可能一起去bar,後來你才讓我大開眼界。」接著他表演我第一天看見他時像機器人般僵硬的和他打招呼的樣子。Chris在一旁點頭附和。我喜歡他們談論我誇讚我,讓我知道自己不是無趣或毫無魅力的人;當然他們也嫌棄我「不懂的如何餵食自己」,因為我在台灣很少下廚,每次看到我煮的東西他們都覺得很不健康或看起來很難吃。他們也發覺我的笨拙和時常跌倒行為,漸漸習慣我常常笨手笨腳的給他們帶來麻煩(例如不小心把酒杯碰倒等等)。

接著我們又去另一家bar,他們繼續喝酒並幫我點可樂,我根本就站不穩了,但酒吧裡人很多根本就沒座位了,於是我趁他們兩站在吧檯前點酒時,膽大妄為(愚蠢至極)的跑到兩個男人的桌子前,並拉一張椅子坐在他們旁邊,主動和他們打招呼(清醒後我很震驚我有生以來竟然會做主動搭訕這種大膽的行為)。其中一個是長相油膩陰柔的光頭,另一個長的普普,但是有我喜歡的大鬍子,於是我靠近他試圖親他,並咬了他的下巴,男人笑了笑,露出閃亮潔白的牙齒,我用手碰了碰,跟他說:「我喜歡你的牙齒!」Pete跑過來拉住我的手,並禮貌性的和兩名男人閒聊了一下,Chris接著拿著酒和可樂走過來,我試圖搶光頭男桌上的酒杯,但他迅速的制止我,並面帶微笑地對著我說我聽不懂的話。

Chris把我拉出酒吧帶我回宿舍,我忘了有沒有洗澡了,反正我們又做愛了,做完愛我又跑回自己的房間睡覺,睡到一半時突然醒來,我覺得很渴,但又爬不起來,正好聽見Pete開他的房門出來上廁所的聲音,於是我在房間大聲喊他,請他幫我遞一杯水。他坐在我的床邊並扶我起床喝水,接著他可能發現我裸睡的習慣,於是開始趁機摸我的身體。他用手戳我的後洞,並試圖把他的超大陽具塞進去(Chris塞過一次就放棄了),Pete只往前動了兩下,我就痛得受不了,於是他跑回他的房間拿了潤滑油,他幾乎往我身上到了半瓶潤滑油,但結果沒有更好,還把我的床單和地板弄的油膩膩的,最後他跨坐在我的胸部上把肉棒塞進我嘴巴一會兒,我覺得噁心只吸了幾下便把他推開,後來他射在我臉上──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精液是熱的。我嫌棄的推開他,拿起毛巾到浴室洗臉和洗澡,後來又跑到Chris的房間,因為我覺得Pete傷害到我了,我的後洞超級痛,需要抱抱Chris來尋求安慰。我忘了Chris是不是又幹了我一次,反正後來的我餓到不行,凌晨五點爬起來煮義大利麵來吃,最後回我房間睡覺。

八點多起來我和Pete說我好不想去上課,Pete要我不可以這樣,還說等等會陪我一起走去學校。我對著鏡子化妝時他正好在旁邊抹乳液,他挑逗著我說:「看,在早晨裡,我們出現在同一面鏡子(意思是就像有親密關係的人一樣)。」後來進學校前,他還請我一杯咖啡,我本來要自己付錢,但他對我眨眨眼,露出一個你知我知的眼神說:「這是我欠你的。」下課後我約剛起床的Chris出去吃午餐,不小心點太多了,後來是Chris幫我吃完的。每次和Chris或Pete出去時,他們都會幫我付點小錢,但如果是花費較高的話,Pete會希望是AA制,而Chris則每次都是毫無條件的幫我付錢,還會要我把拿出來的錢放回去。今天的Chris看起來很悲傷很沮喪,拉長著一張臉,我看的很難過。因為在我的心裡,他就像大狗狗一樣有著溫暖的微笑和開朗的個性,他說他要回去郵輪上工作了,每次要離開Cadiz對他來說都是一件困難的事。這天晚上(星期三)Lee約我到他的公寓吃飯,我很興奮,因為我很喜歡跟Lee聊天,我還帶了作業過去想說可以請教他一些問題。他的女朋友煮的韓國料理真的很好吃,但他的波蘭和義大利室友全程講西文,我覺很累又很無聊,就像又上了兩三個小時的西文課,加上我又插不上嘴(每當我理解他們講了什麼之後他們又換到另一話題)。後來我要Chris來接我,這樣我才有理由離開Lee的公寓。今天我和Chris都沒醉,我們沒有做愛,各自在房間裡睡覺。還有我發現我們很久沒舌吻了。

星期四下午Chris沒去衝浪,我們一起去散步,去公園、去海邊,到海邊的餐廳點了些調酒來喝,餐廳的音樂很有氛圍,我們一起看著夕陽海景,然後Chris又醉了。他每次醉時就又變成天真單純的大男孩,在街道上跳舞唱歌,還會主動親我牽我的手,說真的,喝醉的他比沒醉的他更迷人可愛,另一個原因則是──當他喝醉時,他更容易對我表現出他對我的迷戀,這讓我很開心,酒精讓我們對彼此都真誠些。我們牽著手走回宿舍,Pete剛好站在門前找鑰匙,我發現Chris仍繼續牽著我的手,Pete對我露出疑惑的笑容,我則向他解釋說Chris又喝醉了。晚上八點他們又逼我一起去騷莎課,還約了Pete班上的同學Lynn和Elena,這堂課難度比較高,我跳得很爛,Lynn也是,但Elena跳得很好,Pete和Chris都很喜歡和她跳舞。課程結束後我們又去喝酒,Elena顯然很喜歡Pete,一直跟他說話;而我則是在一旁當啞巴,不知道為甚麼,只要有超過三個人的場合,我就變得不敢說話。後來Lynn和Elena先回去了,又剩下我們三個,我聽著Pete和Chris談論著Elena很嬌小可愛,不禁感到有點嫉妒。後來我們又去了一間還在營業且他們倆都沒去過的搖滾吧,裡面都是一些無聊又長的無趣的男人,我們三個擠在一張小沙發裡,跟著音樂打拍子,我們不停地喝酒和聊天,我每隔一陣子就對他們倆喊著:「不要走,再多待一個星期。」「不要離開我。」並輪流抱他們,或每隔五分鐘換另一個溫暖的胸膛倚靠(據他們隔天的描述);接著我開始咬他們,他們痛得哇哇大叫,像教訓小孩一樣說我不可以咬那麼大力,只允許我輕輕地咬他們的手指頭或隔著衣服咬他們的胸膛。後來他們又把我半拖半拉的帶回宿舍,Chris幫我脫下臭哄哄的襪子和鞋子,Pete煮了好吃的雞肉咖哩給飢腸轆轆的我們(他說這樣我就不用餓到凌晨爬起來煮義大利麵了),接著我應該是有和Chris做愛,因為我聽到Pete原本在一牆之隔客廳沙發上睡覺打呼,可能是我和Chris的動靜太大了,打呼聲突然停止,然後我聽到Pete回到他房間的腳步聲。這晚,我睡在Chris的房間直到天亮,去上課前還親了親他。

星期五,Pete和Chris都沒去上課,但課間休息時我看到他們跑來學校找老師們,送他們花和道別禮物。Chris穿的很帥,一身白襯衫和牛仔褲,頭髮梳得整整齊齊的,很迷人,讓我想在整個學校的人面前和他擁抱接吻,讓所有人知道他是我的。後來下課後我原本想約Chris去吃飯,結果他不在宿舍,於是我約了Pete,他帶我去前天我和Chris吃飯的那間餐廳,甚至連去散步的路線也是一樣。晚上我們又約了Lynn和Elena去看佛朗明哥舞表演,我和Pete先走去表演場地,途中我和他說希望他今晚能留給我和Chris一點私人空間,我想好好跟他道別,Pete說好他會幫我。表演快開始時Chris才又醉醺醺的到來,穿著我喜歡的白襯衫和牛仔褲。這是我第一次看佛朗明哥,我很喜歡。表演間Elena又一直靠近Pete和他說話,我不怎麼在意,我只在意Chris。我喝了四五瓶啤酒,有點醉,雖然我很想尿尿但中間休息時我懶得去上廁所,因為我猜人一定很多。表演結束後我覺得很沮喪,因為Lynn和Elena還在,而Chris只想去騷莎club跳舞,所以我想著:「算了,乾脆直接回宿舍了。」所以就算膀胱快爆了,我也只想著忍到回宿舍再上。這時Chris問我:「妳需要去廁所嗎?」我有點賭氣的搖搖頭,他說:「妳確定?我知道妳(的膀胱排泄頻率)喔,快去上廁所,現在沒有人,我會在這裡等妳。」於是我的心情瞬間開朗,聽話的跑去廁所。我們走出表演場地外,我們還沒決定去哪裡,我和Chris走在前面,他將手搭在我的肩上,我摟著他的腰,我很高興,因為這代表著他不在意被Lynn和Elena知道我們之間的關係。Chris一直向Pete嚷著說想去騷莎club,Pete看了我一眼,我朝他搖了搖頭,於是他回絕的Chris的提議,說他要送Lynn和Elena回去。

Chris攔下一輛計程車,帶我去Cadiz的新區,我從來沒去過那裡,但聽說那裏有很多酒吧和餐廳,是年輕人喜歡去的地方。我跟Chris說我好餓想吃東西,他無奈的問我:「妳怎麼常常覺得餓啊?妳是功夫熊貓嗎(之前我們一起看了功夫熊貓的電影)(我喜歡我們之間有這些可愛的共同話題)?」之後她帶我去一家氣氛不錯看起來有點高級的餐廳,我覺得他醉的不清,因為當我們走在路上如果有遇到台階時,他都會提醒我小心翼翼地扶著我,像對待正在學走路的小寶寶認真又寵溺地說:「注意注意,小心台階!」或是當我懶懶地想靠在餐廳的牆壁上時,他會把我拉到一邊,跟我說小心牆壁上的畫,因為他覺得我會笨手笨腳的把畫弄掉。我點了泰式麵,Chris點了牛排;我的餐點味道不錯,但我還是喜歡在馬德里時常吃的那家泰國料理店。我要Chris嚐嚐我點的麵,他也很喜歡,最後我吃不完還是他幫我吃完的,我覺得他比我更像功夫熊貓,因為他雖然不餓但整體下來吃的東西比我還多很多,我們大概凌晨一點多才吃完晚餐離開餐廳。他本來要去dancing club跳舞的,我跟他說不要因為我剛吃飽,而且也不會跳舞,所以最後我們散步消食。

我覺得這像是我們的約會,他打扮得很帥氣,幫我付帳單,飯後一起到海邊散步。我從來沒到過這個海灘,但這個海灘比Cadiz舊區的還大還漂亮,Chris說他有時會跑來這裡衝浪。Chris不停的打哈欠,我問他要不要回去睡覺了,他說不行,我們還剩幾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在一起,他不打算睡覺。我聽了覺得很浪漫,好像那部系列電影〈愛在日落巴黎時〉或某部伍迪艾倫的電影裡會出現的台詞。Chris嘴裡雖這麼說,但顯然的,他根本撐不住,於是招了計程車打道回府。計程車裡,我們並肩坐在後座,他把我的裙子撩起來一點,靜靜地把手放在我的兩腿間。我不小心睡著了兩次,靜靜地靠著他,握著他的手,很溫暖。回到宿舍後我洗了澡卸了妝,他繼續打包他的行李。後來我們做愛,這一次的他進入的更深,不停的磨蹭我,讓我也產生了快感。他做了兩三次,事畢他不像往日一樣滿身大汗的躺的離我遠遠的就睡著了。這次他去洗了澡,從我床上拿了我的被子(我隔天起來才發現他幫我裝上被套,我前幾天洗了被套但一直懶的裝)幫我蓋好。洗完澡後他躺在我旁邊,我雖然在睡眠中但有時會醒來摸摸他,確定他在不在。有一次我五點多醒來,發現他沒睡,一手滑著手機,另一手緊緊握著我的手。再一次醒來時是因為我聽到他整理行李的聲音,已經七點十幾了,他八點就要坐計程車離開了。為了讓他更方便整理他的行李,我回我的房間睡,並要他離開前來我房間和我道別。我不想讓自己太熟睡,因為怕他悄悄的離開,所以把我房間的燈打開。終於,他敲敲我的門推門進來,我抱了抱他,親親他的臉,接著聽到他開門離開的聲音。我躺回床上,開始想念他,然後連忙爬起來到窗口往樓下喊了他的名字,我沒看到他的臉,但他回我了一聲掰掰。現在的我很後悔,當是我應該直接衝到樓下,再給他一個臨別的擁抱和吻的。

總之我躺回床上繼續睡,醒來時已是10點,我在床上哭了一會兒,傳訊息給秋月說:「他走了,我好難過,我好想他。」秋月回我:「恭喜。」我們都知道,他的離開對我來說才是最好的,讓我斷離會讓我上癮的人及事物,我才能重新開始單調平凡的生活,好好的專注再學習西班牙語。12點多Pete也醒了,他約我一起去喝杯咖啡吃點東西,這讓我心情好點,暫時不想念Chris。Pete說,其實我沒那麼想念Chris,我只是覺得我自己必須想念他而已。我不太懂他的意思,也不了解自己現在的情緒到底如何;但有時我真的會不經意或故意的想起那些我和Chris發生的事,因為我那些事太美好了,我不想忘記。就連寫日記也是,為什麼我願意花兩天的時間來寫這一兩個禮拜來,所有我和Chris和Pete相處的點點滴滴,因為我害怕某一天我忘了這些人這些事,從此沒有了交集。

我一個人去了海灘(我告訴Pete給我點時間靜靜),今天的天空和海是冷冽的灰青色,沒什麼遊客。我坐在和Chris跳舞的沙灘上寫日記,又想到了他,又哭了兩次。今天的風沙太大了,我不得不在兩個小時後離開這片海灘,換到一座公園寫日記,但沒待多久就回到宿舍了。原本想把手機記事本裡的日記轉移到電腦上繼續寫,結果卻不小心刪掉,一切都要重頭開始了。我又打了一會兒日記,為自己煮了無趣的義大利麵,Pete問我要不要出去,我不太想,因為覺得我還需要一些時間來想念Chris。後來我又沒心情繼續打下去了,在台灣我可以整天都待在宿舍滑手機看電腦,但現在幾乎養成每天都和他們出去喝酒的習慣,待在宿舍裡讓我感到無聊。於是跑到Pete房間問他:「1到10分,你想出去的感覺有多少?」「六七分吧!」「好吧,我們出去!」我們到了學校的廣場附近,剛好有人在表演談吉他,我漸漸感到放鬆,我和Pete又愉快的聊了起來。後來我們離開準備去另一間bar時,一名在騷莎課出現的女生跑來跟Pete說話,Pete把她介紹給我,還幫我跟她要whatsapp,和那名女生Lea說他要離開了,希望我能在Lea的幫助下繼續學習跳舞。

接著我們又去了兩間bar,在''性''上志同道合的我們又開始了猥褻骯髒的對話,Pete向我保證他今晚不會幹我,因為我跟他說他上次讓我太痛了,而且Chris才剛離開,我不應該這麼快又跟另一個人發生親密關係。我和Pete說,和Chris相比,我更想念Chris,Pete說,因為他對我來說只是sex toy 而已,不像Chris一樣有帶給我情感上的羈絆。後來醉著回宿舍的我們,都沒有忍住衝動,Pete拿起小孩子玩沙的鏟子,要我又小鏟子抽打他,我們玩的不亦樂乎,他要我咬他,我狠狠地咬著他的屁股和手指頭,他痛得尖叫,但尖叫過後他露出很爽快的表情要我繼續咬他和打他。後來他沒有保持他的承諾,他說他想幹我的後洞,我讓他幹了,他摸索了很久又倒了很多油才進的去,我痛的大叫(我一直想著我們的大吼大叫會不會把整棟樓弄的人盡皆知),他說我洞太小了,他幹了十幾下我就承受不住了,最後幫他口交和捏肉棒他才放過我,我也倚靠在他懷裡不知不覺的睡著了。再醒來時已是凌晨五點,我回我房間繼續睡,入睡前我傳語音訊息給Chris,我跟他說:「我想你我想你我好想你,我和Pete去bar又醉了,但我好希望在我身邊的是你,我喜歡你喝醉的樣子,又迷人又有趣,媽的我真的很想你。」其實這時候的我已經沒那麼想Chris了,我說這些話的原因只是在騷擾他,希望他不要忘了我。我睡到十點起來沖個澡,開始洗衣服和整理房間,和爸媽通話。今天Cadiz下雨了,我和Pete兩點多去喝杯咖啡,他秀給我看昨天我在他手上留下的咬痕,他還跟我說我讓他的肉棒受傷了。昨天我傳語音訊息給Chris時,他已讀不回我,等我喝完咖啡回宿舍繼續寫日記時,才看到他跟我說他在杜拜,發了杜拜塔的影片給我,還有他站在塔前的自拍照。我看著他熟悉可愛的笑容,然後我又想起他了。

明天Pete離開後,接下來的一個禮拜整層公寓只剩下我一個人,不知道下禮拜會不會有新人搬進來。和他們在一起的兩個禮拜真的很瘋狂,他們甚至不叫我的西文名字了,而是知道我還是習慣我的英文名字,所以之後都叫我Debby。他們留給我一些功課,要我繼續去上跳舞課並認識新的人,我很捨不得他們,很想念我醉酒後他們對我的照顧,我怕再也遇不到和他們那麼有趣又合得來的人了,我怕哪天我又醉了後沒有人能保護照顧我,我很高興能認識他們,我希望我們都不要忘記彼此。

新的一個禮拜即將展開,沒有他們的我必須學會好好的自立自強,將生活步入正軌。

2018-11-19 凌晨 2时46分 阿黛 0回应 59阅读 0喜欢
登录之后就可以评论啦!

WAP版 关于兔耳 使用帮助 提交BUG 黔ICP备1500472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