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黛 的日记   (nothing yet)


阿黛
Vivo en españa

如果我寫日記的話,通常代表有事發生。兩件事:一、我第一次喝醉了。二、我把初吻獻給Chris了。

這兩天Pete去巴塞隆納,只有我和Chris宿舍,和他相處感覺比較輕鬆自在;星期二放學後我們和Lee一起去海邊,他們游泳我就像電影一樣在沙灘上睡午覺,但我沒有睡著,因為躺在比較凹凸不平的沙灘上,旁邊還有狗和主人跑來跑去地在玩接飛盤遊戲,很怕臉被狗踩到。Chris很搞笑的還帶了一把小朋友挖沙的玩具小耙子給我,我就偶爾躺下來曬太陽偶爾起身有一搭沒一搭的挖沙。Lee外表斯文但有在練身體,他脫衣走向海邊時我偷瞄了一下他的倒三角形身材,他的肩膀背後有一個大大的十字架刺青。

昨天禮拜三下午我花了三個小時的時間整理西班牙文動詞筆記,Chris前一天問我要要不要去語言交換活動,因為我很想認識更多人來練習英文和西文對話(還有一起在這個小鎮吃喝玩樂),所以我答應了。活動舉辦在晚上11點,下午時Chris衝浪回來後我們一起吃了晚餐和看Netflix,但他不是轉到動作片就是鬼片,花了很久的時間吃了不小心煮太多的稀飯後,Chris去上騷沙課,我則去洗個澡等他一個小時後回來和我一起去參加活動。大概快12點時我才和Chris在一間bar會合。是一間很小的bar且擠了很多人,人多到我不想擠到前台去點一杯喝的。主辦活動的兩個女生剪了很多國旗貼紙,要我把我想學和想說的語言貼在衣服上;但他們的國旗好像都沒有亞洲國家,所以我只有西班牙和美國的國旗孤零零的兩個。我看到很多人基本上都貼3~6個國旗,像Chris他還有德國(母語)、法國,另一個很好心陪我聊天的女生還會希臘文和義大利文。在這種社交場合我覺得很不自在,西方人對於這種三五人座或隨意站著一圈大聲發表言論和聊天的場合感覺習以為常,但我就是害怕走過去加入他們的圈圈,因為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會像啞巴四的默默站在旁邊發楞。我發現大部分來這裡的人的目的不是學語言,而是和來自同樣國家的人用母語聚在一起聊天,所以當Lee走進來跟我要鑰匙說要到我們的公寓喝酒時,我就跟他一起回去了。

我們開了琴酒和一瓶酒精濃度38度的酒,Lee用氣泡飲料幫我做了調酒,我們就坐在沙發上聊天,和Lee聊天讓我覺得很放鬆,但只有兩個人的談話還是免不了有突然沒話說的時候,所以每當這時候我就會喝口酒來填補空檔。因為剛剛在bar太熱又太吵,必須要很大聲說話,所以我很渴加上Lee的調酒真的很好喝,所以我就一杯接著一杯的喝,Lee有點驚訝的說我喝太快了。我想Lee他有點醉了,因為平靜斯文的他,在我跟他說我不會用烤爐,而我們一起到廚房進行烤爐教學時,他開始說他很喜歡這個烤爐,說它motherfucker sexy等等,所以我猜他有點醉了。後來我們各跑了一次廁所,大概快2點時Chris說要回來跟我們一起喝酒,但我們一直等不到。後來有一段時間我失憶了,只記得Lee時不時的拍我的手臂問我還好嗎,我一直用西文回答他很好很好很好.......。我喜歡這種肢體碰觸,喜歡Lee拍我的手臂關心我的感覺。後來不知道什麼時候Chris回來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已經從坐姿變成躺在沙發上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Chris煮了焗烤當宵夜,往我嘴巴餵了幾口但我不餓一點都不想吃。後來他們還餵我吃了洋芋片我只記得我緩慢的咀嚼並一直說著我已經刷牙了。Lee幫我倒了果汁讓我醒酒,但我一直跟他們說這根本不是果汁因為太苦了。後來Chris還打電話給他的朋友要我和他的朋友Hans通話打招呼,我開始說著我們班上也有一個同學叫Hans,還有Isabel、Sindy......。我只記得我拿著一杯水,躺著把水杯靠在下巴但一直對不準嘴,水全撒了出來把衣服弄濕,Chris用衛生紙幫我擦乾臉和脖子;我好幾度說Oh I am okay、Oh I feel better now並試圖起身上廁所但都起不來,後來Lee一直說妳可以的妳是一個堅強的女人然後把我半扶半摟的帶到廁所。我記得我一直跟Chris和Lee說「幫我刷牙!」「我還沒完成我的作業」「幫我設鬧鐘,我明天7:30要起床」還一直問他們Pete去哪了什麼時候回來等等。我喜歡他們無奈的一遍遍耐心的回答我的問題和安撫我的口氣,還有我一再的問他們「Where is Chris?」「Where is Lee?」他們都用男性專有的低沉嗓音說「I am here, I am here」。當我意識到我真的醉了的時候,是我發現我一直玩著Chris棉衣上的鬆緊繩,我那時知道我的行為很怪,但我控制不住一直拉著繩子,依稀感覺到Lee坐在我對面覺得很可笑的的看著我玩著Chris的衣服。後來Lee要回家了,Chris送他下樓,他們在外面說話,我依稀聽到他們說我醉了,我為了證明我沒醉,還從沙發上爬起來,拖著身體跑到陽台對下面的Lee說回家小心,後來我才知道那是凌晨四點。

後來我又失憶了,只記得Chris跟我說我需要去睡覺,我一直拉著他英文夾雜著西文說「我要一個吻」「我要抱抱」「親我」「抱我」,其實這時候我有點借酒裝瘋,因為我真的很想要很想要有人能填補我這單身女子的空虛寂寞。後來Chris開始親我的臉,他的吻濕濕的,很溫暖,他的嘴巴剛刷完牙有牙膏清涼的味道,他的鬍渣刺刺的我很喜歡那磨著我的臉的感覺。接著我感覺到他的吻來到我的嘴,我張嘴試圖咬住他的舌頭,但他靈活的躲開,我想更多的嘴對嘴接吻,但後來他沒再繼續親我。有一段時間我稍微清醒了跑去刷牙,後來我們又開始接吻,依稀記得Chris在我耳邊低喃說You taste good。接著Chris隔著衣服摸著我的胸部,比起揉我的乳房,我覺得當他把手放在我的胸部下緣時更讓我心跳加速。我們縮躺在沙發上,後來我好像從後面抱我,後來我好像有跟他說我不想繼續下去了因為我功課還沒寫完,他也停止了動作,然後問我要不要一起睡他房間。我覺得沙發很舒服只想躺在沙發,然後他幫我從房間搬棉被蓋到我身上。後來我又自己跑到他的房間抱他,我們在他的床上躺了一會兒,我心裡又突然片刻清醒想著:「不行睡他床上不然早上醒來會很尷尬。」所以我又掙脫他的懷抱跟他說我要回我房間睡。後來的後來,我突然醒來,發現我在平常起床的時間點醒來了。我覺得我還醉著,但還發簡訊給Sergio告訴他我醉了;躺到快8點,我撐著身體起床開始寫功課,快9點半時匆匆忙忙跑去上課。上課時我覺得自己精神很好,也比平常說更多西文,但我猜我還在醉,因為11:30課間休息我和Isabel和Sindy要走去樓下廣場吃東西時,我有一兩度站不穩快摔倒,而且我的視力很模糊看不太清楚。今天還比平常多了一個小時的課(和新老師Sivia),我覺得超餓因為我沒吃早餐和午餐(只喝了兩小杯果汁),想買東西又發現我錢包的錢不夠。放學回到宿舍時,我並沒有想像中的累,但非常非常餓又不想煮東西吃,於是又跑到麵包店買了一條法國麵包,泡了一杯巧克力牛奶來喝,還清理了堆滿酒瓶的客廳。後來三點想說來睡午覺,但睡不著,一直回味著和Chris接吻的感覺,並想著等一下看見他該如何面對他。快3點半時我聽到Chris帶著Lee回來的聲音,他們在廚房煮東西,我因為不想幫忙所以繼續待在床上;覺得他們快忙完時我走終於走出房門和他們打招呼。我們一起看電視吃著Lee用烤爐做的雞肉焗烤,真的很好吃。

他們並沒有多著墨我昨天的酒醉行為,只問我身體還好嗎感覺如何,我也假裝忘記昨天發生什麼事了(但其實記得滿清楚的)。Chris給我的感覺好像是他覺得我們之間有點什麼不一樣了(確實),因為他好幾度比平常更靠近我,想和我有肢體上的接觸(例如肩靠肩)。我還不確定要不要跟Chris提起我''想起''昨天發生的事了,因為我不確定Chris和我一樣只是需要一個吻而已,還是真的對我有興趣,而且在兩個禮拜他就要離開Cadiz了,我不希望我們之間會有遠距離戀愛的感情發生,所以我寧願就這樣玩玩(?)就好。像會上癮一樣,我還想和Chris(或其他人)接吻,擁抱和吻讓我感覺很溫暖很幸福。Pete在我們的午餐中途回到公寓,他說他在巴塞隆納弄丟了手機。吃完飯後Chris去海邊游泳,Lee陪我洗碗盤和清理廚房。後來他回他的公寓,我在他走了不久後也出去呼吸新鮮空氣,沿著海岸線散步繞了半個Cadiz,最後覺得口渴於是到了大教堂附近的餐廳點了兩瓶果酒,後來慢慢走回住處寫兔耳。剛剛Pete和Chris去上跳舞課,我想要他們跳給我看,不過他們把我拉過去一起練習,很好玩。今天海水的顏色是湖水綠,很漂亮,手機拍不出來的漂亮。

2018-11-9 凌晨 4时53分 阿黛 0回应 60阅读 0喜欢
登录之后就可以评论啦!

WAP版 关于兔耳 使用帮助 提交BUG 黔ICP备1500472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