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黛 的日记   (nothing yet)


阿黛
Vivo en españa

剛剛和Cris在海邊浪漫的散步。其實從昨天到今天在街上偶遇他之前,我有點怵他,因為我昨晚喝了他的啤酒。他雖然沒說什麼,但我很怕他心裡其實不爽我,所以今天放學後我跑遍了附近的超市,但一直找不到一模一樣的啤酒。找了快兩個小時,我已經放棄慢慢走回宿舍,沒想到就在轉角遇到了室友Cris和Pete還有他們的朋友Lee。他們正好要去吃飯,我就自然而然地跟著他們走了,也自然而然地跟Cris說我找不到被我喝掉的那瓶酒,他好像原諒我了(或許根本沒在意?)。一直以來我跟Pete相處的時間比Cris多,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作息不太一樣吧,我和Cris其實沒有聊天超過五分鐘過。今天下午Lee帶我們走到較遠的bar去吃午餐,一路上Lee和Pete走在前面,我和Cris走在一起很自然而然地聊天。好像也不用太刻意地想話題,光是課程和老師,我們就聊了一路,也讓我因為犯錯而在面對Cris感到罪惡的那種感覺慢慢消失了。Lee是韓國人,在Cadiz已經待了好幾個月,他的目標是當導遊,現在他西語已經講得很好了,我和Lee應該是目前語校的為二亞洲人,而Lee和Cris和Pete大概是待在語校最久的學生,而我也即將成為在他們三個之後,待最久的學生。Lee和我認識的韓國人不太一樣,他不是那種講話很大聲又很吵,又老是很排外喜歡抱團的韓國人。上禮拜Lee來我們的公寓喝酒,我們(我單方面覺得)聊得還算愉快。今天他帶我們去吃一家分量很多有很好吃又沒什麼人的餐廳,我點了一個熱狗堡,但是太大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吃。用手拿的話有點不雅手又會用髒,如果用刀叉切開來吃的話,裡面的料又會從邊邊被擠出來。正當我不知道該怎麼半時(一邊先吃著薯條一邊思考時),Lee很紳士的問我需不需要他幫我切,我有點受寵若驚也很感謝他,覺得他真的是一個好人。

其實上星期的西文課讓我很氣餒,因為我被分到程度較高的班,老師Javi是個人很好又很有耐心也滿賞相悅目的人(但有點矮),但我覺得我在他和另外兩個同學面前,像個十足的笨蛋,上禮拜五課程結束時,Javi就說他下禮拜要交另一個班。今天早上我在原教室等上課時,到了9:40新老師還沒過來上課,整個教室只有我一個人,Javi還特地從隔壁班跑來跟我說我的教室在四樓。到了新教室,裡面只有一個女老師和一個女同學,原本以為會遇到上禮拜同班的德國同學Isabel,結果他不知道是因為程度較高被調到其他班了還是已經離開Cadiz了。新老師是一個長的漂亮的女生,但我不太喜歡她,因為他給我的感覺不像Javi那麼和藹可親和有耐心,而且我有種覺得他好像有點不耐煩和沒什麼教學熱誠。我在Javi的班程度大概上道第11課了,但現在這個班竟然是從頭開始,我有點非常不高興,我不喜歡每次上課又都重頭開始,我想要有點挑戰性的課程(但Javi的課程對我來說又太難了),最主要是老師的晚娘臉影響到我的心情。如果明天或這個星期結束之前課程(和老師)還是沒辦法讓我感到滿意或和我的程度取得平衡,我可能會去申請轉班吧!早上去學校前只喝了一杯溫可可,然後在路上超市買了一瓶果汁,所以11:30課間休息時,我跑到上禮拜和Isabel聊天的那家咖啡館吃早餐,點了一杯咖啡牛奶和麵包暖胃,還滿便宜的,下次還要去。吃完回教室時,發現多了一名老老的男同學(我本來以為是老師),只和他Hola一聲就和對面的新同學Sindy聊天,從上一個小時的課程中,我知道Sindy36歲,只比晚娘臉女老師多了一歲,但看起來老很多。趁老師來之前我又向Sindy問了更多問題,我問她是那裡人,她卻神神秘秘的對我說了一段唇語,大概講了第三遍後我從聽的懂她說她是德國人,我問她幹嘛這麼神秘,她說因為一旁的老男人也是德國人,今早她聽到老男人跟別人說他想找一名翻譯,因為他不懂英文/西文,因此懂英文的Sindy說她不想找麻煩當那名老男人的翻譯。老男人叫Hans,他上一個小時是在另一個班,但他覺得太難所以轉來我們這個班,他說他已經68歲了。他就是那種常自言自語身上有老人味的老人,我對他感覺普普,但我覺得他的西語比Sindy好,上課也比較有熱誠,Sindy她根本沒正式學過西文(所以我才說為什麼把我調來這班,我的程度已經是A1的中高級程度了欸)。

回到課程結束後,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有Lee在的時候,我在和Pete還有Cris相處時也比較自在。可能是因為Pete和Cris當室友很久了,共同話題比較多,而且兩人用英文交談也很順暢,有Lee在的話我們都會互相找話題跟對方聊。Pete是英國人,53歲,很喜歡社交生活,我覺得他和我印象中的英國人不太一樣,看起來並沒有很溫儒紳士(他的居家服飾兩件式格子衣,上半身和下半身的格子大小和顏色都不一樣),英式口音也沒有很重;不知道在哪個文章中看過說英國人很邋塌,而我覺得Pete大概就這點像英國人吧!每次我要用廚房的盤子鍋子時,都發現上面都還沾有泡沫;前幾天我要上廁所時,還發現馬桶外面掛了一條屎(之所以認為是Pete的屎是因為Cris那時候還沒起床),一邊反胃想吐一邊用衛生紙把馬桶外的屎擦乾淨。Pete說大部分的學生都住在寄宿家庭,可能像我們這種待比較久的才會住在學校提供的宿舍。Pete人不錯,彈得一手好吉他,人看起來也很聰明靈活,是他幫助我慢慢融入這裡的生活,還會問我要不要一起去參加活動什麼的,但有時跟他再一起會有壓力,因為他好像很喜歡社交生活,有時候在宿舍待太久會怕她覺得我是宅女,以後有什麼活動就不再問我要不要一起去。而Cris在衛生習慣方面是沒什麼挑剔的,其實我和男生一起住時,會比跟女生住時更注意自己的清潔和形象;就像是如果去衣服店試穿時,如果在更衣間櫃台的是男店員,我會把試穿過後的衣服翻回正面用衣架掛好在遞給男店員,如果是女店員的話我就會看心情吧,有時候不會特地整理好穿過的衣服,就直接把試穿過後不滿意的衣服還給女店員,我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有這種性別上的差別待遇。在話題回到Cris身上之前,我發現來學西語的德國人好多,就像我的同學目前都是德國人(小班教學2~8人,現在淡季,我們班總共才3個人),還有上禮拜的同學Isabel還有室友Cris,他們都是德國人,而且都不是我刻板印象中那種嚴肅的德國人(老同學Hans目前還看不出來個性如何)。Cris好像常常隔幾個月就回來Cadiz,他之前有跟我說過他的工作,但我不太懂那個單字,但我猜是跟船有關的工作,或許是跑船的吧,我也不清楚。我不好意思問他幾歲了,因為外國人好像對年紀有大忌,之所以會知道Pete的年紀是因為他先問我幾歲,我才反問他的。而Cris,我也覺得他起來也不年輕了,接近30或已超過了吧,或許等我們在熟一點我再問他看看,但他給我的感覺比較像是大男孩。他的聲音很低,每次在浴室洗澡時都會跟著藍芽裡的音樂放聲唱歌,每個晚上都會去上騷莎課,除此之外我看到他時他都在看Netflix或在房間睡覺。他的作息很奇怪,星期六的時候我大概11點多上床,快睡著時聞到飯菜的味道,媽的,Cris在半夜快1點時煮+吃晚餐!後來我早上6點多起來換衛生棉時(媽的我的月經變的很不正常量又超多,但這次月經過後要來洗床單,現在床單上有好幾團血跡),發現他正看完Netflix準備去睡覺。我有時享受男人看我的眼光,是一種不色情但有點欣賞意味,又有一點探究打量,總之不帶負面的色彩。像我就有發現幾次Cris會在我穿居家短裙時,還有梳妝打扮好準備出門時,嘴巴正跟我說話但眼光不是放在我臉上或眼光對視上,而是讓我感覺他在看我今天穿得怎樣,打扮得怎樣,然後依稀展現出滿意的神情,這種透過別人隱晦的讚美,有點是我自信心的來源。

我放學時已經是中午1點了,為了找酒大概也浪費了快2個小時,因此我猜遇見Lee他們並一起吃午餐時大概是3到4點間。Pete說他不餓,和我們待了一下後他便和他的朋友Julia先去了海邊,剩下我和Lee和Cris吃著我們點的餐,吃完後Lee說要去買東西,於是Cris邀我一起去海邊找Pete或走走。走到一半時,突然下起了雨,我本來以為那是風稍帶來的海水。西班牙的雨很奇怪,尤其是午後的雨,不像台灣夏天的午後雷陣雨那樣劈哩啪啦,而是一絲絲的陽光雨,由風吹來的,從背後吹來的雨(所以但雨傘沒用),為時不常但足夠造成全身濕淋淋的雨。後來我們沒有去找Pete,因為他在更遠的海灘,我和Cris慢慢走回住處,雨後的海邊更加漂亮,尤其是陽光是穿過雲霧灑下來的。經過一處海灘,我跟Cris說我很喜歡把光腳踩在海灘上和浸泡在海水中,Cris說我現在可以這麼做,我遲疑了一會,因為離住處還有一段距離,我不想用的滿腳沙最後還要套上靴子黏答答的走回去,但Cris給我的感覺好像是''如果你想做就去做的感覺'',我本來還考慮說他好像想回去睡午覺,不過他給我的感覺是他願意陪我,於是我脫下靴子襪子(他還問我說需不需要他幫我拿鞋子,不過我拒絕他了)。什麼blue Monday 什麼晚娘臉老師在我的腳觸碰到海水時都暫時遺忘,我跟Cris說這些海浪讓我覺得很開心。後來我們回到住處時我發現竟然已經六點了,Cris去睡午覺,我則去洗了個澡也想來睡個覺,沒想到Pete回來開始煮菜播音樂彈吉他,再加上又有想寫日記的feeling,所以在床上躺了一會兒發現沒睡意就起來寫兔耳了。希望能和Cris、Pete和Lee變的更親近,也希望除了他們之外我還能認識更多人,多認識Cadiz這個地方,多參加一些活動,西文和英文能更進步。我來到西班牙以後,我發現更不想回台灣了。所以想辦法努力留下來吧!

星期六去書局買筆記本時,第一家店的老闆免費送了我一支金色的很漂亮的筆。去了第二家由兩個年輕帥哥經營的紀念品店找有沒有漂亮的筆記本時,他們也很熱心很有耐心的把他們店裡的筆記本每種顏色都拿出來給我看和挑選,說實在的西班牙的文具或筆記本都不像台灣有漂亮的封面和設計感,但是這兩家店的老闆都讓我感覺他們人不錯,而且也沒其他店可以選擇了,所以我就買了兩本醜醜的筆記本。我發現西班牙人看起來都不容易親近,但當我鼓起用氣和他們用破西文交談時,他們都用我意料之外的熱情幫助我。

2018-11-6 凌晨 4时21分 阿黛 0回应 59阅读 0喜欢
登录之后就可以评论啦!

WAP版 关于兔耳 使用帮助 提交BUG 黔ICP备1500472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