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黛 的日记   (nothing yet)


阿黛
Vivo en españa [地点:A&B hostel]
是的,一百年沒寫日記的我,現在在西班牙。今天是第三天。現在是早上七點,六點多就醒來了,被餓醒的。昨天發生了一件讓我自己不停罵我自己是不自愛的賤蹄子的事,原因出在我空虛寂寞覺得冷,還有不懂的拒絕他人。昨天睡了快一小時的午覺,快五點時醒來,逼著自己出門走走,不小心搭到與目地的反方向的地鐵,一如既往的折騰一下才抵達麗池公園。原本一切都很美好的(只是自己一個人不禁有點無聊),自從我到馬德里後,我有種隱隱約約的感覺,今天(此後都使用現在式)坐在麗池公園的長凳上,看著來來往往經過的人群,我終於got到那個怪異點了。在此之前,我一直以為馬德里的亞洲人很多(這也是為什麼我只會在此地停留一個禮拜,幾天後就要前往加地斯待上半年),但事實上,在靠近我住的príncipe pío地鐵站周遭(連接Renfe火車也有地下商場可逛),我在那裡待上一個小時大概只會看到不超過三個華人面孔(排除手機通訊行和小雜貨店的老闆店員)。而當我搭地鐵去其他馬德里市區的景點時,通常來的一班車,我所在的其中一節車廂裡,通常只有我一個亞洲人,偶爾才會再出現一兩個亞洲臉孔在同一節車廂裡。奇怪的點來了,在沒有我想像中華人遍地都是的情況下(或許是我都還沒去過那些人多到爆的景點),照理說,西班牙人都會多看我幾眼吧?就像我在台灣的街頭上,只要看到不同膚色不同國家的外國旅客,都會禁不住偷偷瞄他\她,然而在馬德里,我覺得自己被意料之外的忽視到我一個人坐在公園長凳時,有一個恐怖的念頭冒出來:我該不會是鬼吧?或許我根本沒撐過二十個小時的長途飛機,只剩靈魂在異地飄盪,而我竟然現在才意識到!媽的!後來想一下我昨天check in 青年旅館時,櫃台小哥對我的溫暖笑容,我才覺得我應該還苟活在人世間。沒有眼神接觸--是這點讓我懷疑自己的存在性:我走在街頭上,我坐在長凳上,來來往往迎面而來或從我眼前經過的人群,沒有一個人會將目光停留在我身上,甚至半點眼角餘光都不會賞給我。不管是不是外國人,只要在台灣,陌生人間眼神和眼神的不經意碰觸都是件很悉鬆平常的事。而在馬德里,感覺每個人都專注在做自己的事,不會去太注意到他人。在覺得:阿~太好了沒有人注意到我(擁有一件隱形斗篷在我的心願清單上),但同時又有點小失落,可能我希望在異地,我希望有人會因為注意到我的外表與國籍的不同,而關照我一下吧!寫了長長的一堆,接下來我要進入主題,談談我為何覺得自己是個賤貨的事了。我坐在長椅上自顧自地玩著尋找眼神接觸的遊戲,突然有一個黑人從我眼前經過,對我打了聲招呼,我回以靦腆的微笑一枚。他接著問where  u come from, 我沒有回答他,因為我看到他一手拿著菸,牙齒黃黃的,兩手空空似是遊手好閒的亂晃。後來他走後,我在長椅又坐了一下,放棄我的小遊戲準備起身離開時,他回過頭來追上我,開始跟我用英文攀談。我還滿高興的,因為他說他可以帶我在麗池公園逛逛(公園很大,地圖白癡本人已放棄尋找失落已久的方向感),他說他從奈及立亞來的,目前在附近餐館工作,已來馬德里四年了,於是我想著我想再多跟他接觸一下,聽聽他在這裡生活的經驗談。接著他問我哪裡來的,我說台灣,他說他以為我是韓國人,接著開始誇起我。(離題一下)在和小朋認識一段時間後,我問她她對我的第一印象,她說他剛開始覺得我這種小眼睛眼角又上揚的人感覺很陰險,但我知道外國人好像喜歡有這種眼睛的亞洲女生。反正那個黑人叫Dada, 他帶我去看水晶宮,還要請我去吃飯。許久沒練英文,能力下降了不少,又有時Dada講話我聽不懂,我就傻笑帶過去。或許他根本不在意,因為他話多到我想插話發表一下我自池己的看法都插不了嘴。後來發現,其實他的英文口音也影響到我的理解能力。結果他帶我去吃buger king, 其實我已隱隱約約的感覺到這裡不是台灣,沒有人會無緣無故對你好且無所求,總感覺吃完飯後會發生點什麼,但我真的很餓,我西語能力還沒好的足夠我進入一家商店點餐,而且真的不知道吃什麼,這幾天都是餅乾和麵包賴以為生,所以當時想說:好吧,就算你想對我怎樣,我都會保護好自己的,你就快點請我吃好吃道地的西班牙料理吧! 誰知道他竟然帶我去吃buger king! 馬的!我沒想到這裡的Oreo冰淇淋甜到我很想吐,又鑒於是別人請我的,所以不得不喝完,喝完感覺整個身體很虛很噁心。後來重頭戲來了,我們慢慢散步走回地鐵站,然後他就開始不規矩起來,先把手臂搭在我的肩上,然後很老套的說要幫我按摩開始捏我的手臂說他喜歡我的body shape. 其實這時後我隨時要走都可以,只是我真的覺得很尷尬,也想不到藉口離開,也自我安慰道:算了他都請我吃飯了,我就給他吃點豆腐吧,只要不要太出格就好。後來走回公園,他在我們(錯誤的)相遇的長椅說要坐著聊天。然後開始說他想要Chinese girl friend 還有他多喜歡我,然後又開始摟我的間摸我的背說這是African style, 朋友間都這樣(他把我當白癡嗎?)然後他又開始自顧自地侃侃而談說我要解放我的身體什麼的,害我不得不捏造出一位我交往快兩年兩個禮拜前才剛分手的假男友,并在描述時中間停頓著說話或突然沉默營造出我在思念假男友的情緒(其實是我英文不會講且不知道要講什麼),結果他真相信了還把我摟向他靠在他的肩上給我安慰,媽的然後他開始摸我的脖子(那是我的敏感地帶),我馬上推開他假意我因為文化關係比較害羞(但其實我是固定兩三個禮拜看一次porn的老司機),接著他又說他很了解女人,說

我那時沒拒絕他願意跟他一起去吃飯沒直接拒絕他就是因為對他有好感(天啊你哪來的自信心)後來他又幾度對我摟摟抱抱摸來摸去,我開始幻想我看過的porn(有時候我會看一些年輕少女跟又醜又肥又變態的老人性交的片子),但發現我還是不能忍受這件事情發生在我身上,後來他又絮絮叨叨很久(一兩個小時吧),他媽的不懂的怎麼拒絕人直接落跑的我,心裡只一直想著:他媽的你還要講多久,我隱形眼鏡帶一整天了,眼睛好乾好想回去拔眼鏡。後來他好幾次問我要不要跟他回住處一直被我拒絕後終於帶我回地鐵站了,我們交換了whatsapp(才能趕快打發他走),然後臨別前聽他在我耳邊說他多想fuck&suck my pussy, 後來我進了地鐵站,我上車後第一件事就是封瑣他的whatsapp. 在地鐵上,我有點想哭,可能是隱眼帶太久眼睛感,有可能是氣自己為什麼這麼賤,我的身上留有他的菸味,我的脖子肌膚上還有他冰涼的手滑過的感覺,還有今天吃的晚餐和甜的要命的oreo冰淇淋,這些都讓我感到不適噁心…至於檢討和反省…就往後同樣不餘快的事,學著不要在讓他再度發生了吧…

2018-10-22 下午 14时26分 阿黛 0回应 129阅读 0喜欢
登录之后就可以评论啦!

WAP版 关于兔耳 使用帮助 提交BUG 黔ICP备1500472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