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黛 的日记   (nothing yet)


阿黛
夢記
昨晚洗完澡後補充了太多水分,睡前又沒有去上廁所,導致凌晨四點多膀胱脹得不得不醒來。上完廁所後躺回床上繼續陷入睡眠,隨即做了一個夢。有一次學校下大雨淹水,整個天花板都塌了下來,於是幾名男同學決定組織一場泛舟比賽,鼓舞人心。夢真的是個很奇怪的東西,尤其是夢中有些人根本就不認識,卻總能像熟悉的人一般,很自然地跟他們說話;醒來後卻一片空白,記不住他們的臉。在夢中我是一個安靜沒什麼朋友的人,卻因為主動參加了泛舟比賽,讓所有人改觀。夢裡泛舟的地點很美,河面反射出閃耀的水光,岩壁旁還伸展出一簇簇如珊瑚般堅硬的各色花朵。

第一次泛舟到了漩渦處,卻不慎翻了船,船上的四名男生紛紛退出比賽;船上只剩下我和一男一女。那名女的給我的感覺很像是我國中一個不太熟的同學;男的給我的感覺很像之前去四川大學交換一學期時,我們一群交換生中算有說過幾句話吃過幾次飯的男生。那名男生和立立一樣是金門大學的,立立有時候會和我說這名男生的事蹟,但不知為何在兩年後我偏偏作了和疑似他的人的夢;我連他的名字都忘了,暫稱他小余好了。

小余是一個很熱愛旅行的人,他離開剛告白交往不久的女生,申請到中國交換一學期。說是交換,我們這十幾個台灣來的交換生,根本沒什麼在上課,而是用著預算緊縮的錢,藉著這四個月的時間和地利之便四處玩樂。小余不像我們是坐飛機到雙流機場的,他先帶著他的行李(幾件衣服和一台桌上型電腦)從金門坐船到福建,在從福建作了好幾個小時的火車到成都。小余是建築系的,必須比一般科系多念一兩年才能畢業,他提過他還想利用學校的名額,再次交換到南京去。他還說過,他總有一天要靠著摩托車騎行中國,他最想要去敦煌看看。

現實中我很欣賞熱愛旅行的小余,但在夢中,我卻偷偷愛慕著他。第二次泛舟時,許多人為我們三個加油打氣,連河另一邊的義大利人(?)也來看我們的比賽。再次接近漩渦處時,船上的那名女生卻開始放聲大哭,她的眼睛變得很奇怪,一直說她很怕掉下去。我說:「你把隱形眼鏡拔下來會好一點。」她照做,我們順利地克服了漩渦,成功地完成了這次的挑戰。小余也因此記住了我。

三年後,在大學宿舍,擺了三張大床,分別是小余和他的男性友人。我一進門時,小余主動和我打招呼,他說:「嗨,新室友,我們住同一個房間哦!」

我在想,會做這個夢,是否是因為最近的攝影魂和旅行魂沉睡已久,因此小余跑進我的夢,提醒我也可以變成像他一般對生活充滿躍躍欲試的熱情的人。

2017-8-13 上午 11时49分 阿黛 0回应 44阅读 0喜欢
登录之后就可以评论啦!

WAP版 关于兔耳 使用帮助 提交BUG 黔ICP备15004722号-1